• <ins id="lshhr"><acronym id="lshhr"></acronym></ins>
  • <option id="lshhr"><samp id="lshhr"></samp></option><tr id="lshhr"></tr>
      <kbd id="lshhr"></kbd>
        <code id="lshhr"></code>

      1. <noframes id="lshhr"><small id="lshhr"></small></noframes>

        吳琦:公車環游記

        吳琦生于1986年,在湖南冷水江度過了童年。冷水江有一條環城公交,吳琦特別喜歡它,從初中搭到高中畢業。

        吳琦:公車環游記

        吳琦

        環城公交

        吳琦生于1986年,在湖南冷水江度過了童年。冷水江有一條環城公交,吳琦特別喜歡它,從初中搭到高中畢業。環城公交不斷在城區里循環,你可以隨時喊停它,隨時上車下車。所以除了去學校,吳琦無所事事時也坐它。他能從車上看到河堤在修、街邊新開了米粉店、路邊有親戚走著……車把這些人和事都拉成了一條線。

        夏天很熱,家里沒有空調,吳琦就去坐公交避暑。車開起來會有風,吳琦就坐在窗邊,圍著城區轉。高中進入文科班,吳琦寫了一篇作文來描述這路環城公交對他有多重要,也升華了主題,講了這種周而復始的抽象意義。這篇文章讓吳琦第一次因為寫作被老師當眾表揚了。那位語文老師姓曾,吳琦發現原來這種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技能,是會被曾老師這樣的人認可的。

        后來,曾老師讓大家讀《紅樓夢》,吳琦就在他的課堂上偷偷讀,曾老師發現了也沒有拆穿,只是在講臺上陰陽。吳琦后來覺得這件事很有意思,他是受曾老師影響才開始讀紅樓的,擾亂的卻是他的課堂秩序。吳琦說,他和曾老師保持了很長時間的友誼。那時吳琦想考一個好大學,但這算個什么朦朧的目標?搭環城公交的日子過得混亂松弛,小城的街道和人各有尺度,在那里吳琦知道他能決定上車還是下車,車開時,他與世界間始終隔著一層窗玻璃。

        去南方

        高考吳琦考了666分。新聞學院的新生要上很多課,吳琦最喜歡其中一門“編輯出版”。老師從開本、用紙、碼洋、核價講起,具體串聯起一個行業的路徑,這讓吳琦覺得充實又舒服。那時他沒想到,自己最后竟然會做跟它直接相關的工作,而教這門課的老師后來去研究理論了,這讓吳琦覺得可惜。

        在大學,吳琦迷戀上戴錦華老師的電影課。上世紀60年代和切·格瓦拉,不論是革命還是電影,都是會讓年輕人熱淚盈眶的東西。吳琦說,如果教室沒有人,他每次都能以大哭一場結束聽講。他常常會占到前面的座位,有次在校園里見到戴老師,吳琦向她問好,戴老師說,我記得你。

        北大的校園很大,北京沒有環城公交。吳琦在慌張里做了很多事:去參加社團和社會實踐,去《外灘畫報》實習,去采訪和寫作,去考公務員,去互聯網公司求職。在一次去中糧面試時,吳琦踩在滿是地毯的辦公室里,覺得“北大”標簽上那種踩在云端的體感應該就是這樣。

        如果不是我非要問,吳琦是不想多說大學的。他很不喜歡再去強調被標簽化的“北大人”和眼高手低的精英范兒,不喜歡進入一所高校就在價值序列里等于出人頭地,不喜歡必須表現得很成功。中糧也對吳琦的到來表示疑惑,面試的HR看了他的簡歷問,你這么文藝的一個人,為什么想來我們這上班?吳琦胡謅了一番,失敗了。后來,主動或被動地,吳琦與很多做記者的機會擦身而過。直到《南方人物周刊》招聘,朋友對他說,其實你想做的就是這個。

        吳琦:公車環游記

        吳琦

        消失的路

        成為記者后,吳琦和傳媒業的關系依然“若即若離”。學新聞的人對硬核報道總是心存向往,因為它代表了這個行業里最高精尖的部分,最考驗人,難度最高,得到的肯定和榮譽也最高。但吳琦發現自己性格里能夠用來突破新聞現場,從信源獲取核心信息的部分沒那么大。在采訪中,如果明確發現對方不想說,吳琦會停止提問或轉變發問方式,他不想使用強烈的情感理由或倫理理由去說服對方,也不想對自己進行這種訓練。在經歷拉扯,被規則所說服后,人會變得驍勇。但吳琦覺得,心軟和示弱有時是好的品質,他并不很想改變這些部分。

        在吳琦現在為《單讀》主持的對談中,這種痕跡也存在。盡管對話環境已完全不同,如果受訪者陷入猶豫,“那我們換個問題”的聲音還是會出現。最終,吳琦還是找到了一套自圓其說的工作方法。在《穿越》雜志,在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文化板塊,在“高精尖”的支流,多元的環境讓他的性格和自身趣味找到了可以隱入的環城公交。吳琦的職業場域、興趣的邊界和職業確定感都是在那五年中劃定的??梢园l現,吳琦看上去耐心溫和,善于建立平衡,但其實有很多事情不喜歡。這里不會因此摧毀他。

        如果一切照常,他會一直在這里工作下去。但是,在傳媒大行業和單位的變化中,吳琦發現他的同事、厲害的記者們紛紛在做別的選擇。之前,他可以從他們身上看到十年后的自己?!艾F在那條道路沒有了,前面有什么不知道,大家都離開,就證明那條道路很危險,或者說很貧瘠”,吳琦說。這時的《單向街》對他而言,供給的是一種替代的安全感。就像大屋子在地震中倒塌,廁所里的幾塊預制板擠出來的小犄角也是生存空間。吳琦那時想,先躲在這里吧?;蛟S一兩年后,大家又決定回到人物周刊了,他一定第一個響應,又或者厲害的同事們揭竿而起自立門戶,他立刻就加入。

        吳琦:公車環游記

        吳琦

        延續的出版課

        在《單向街》(2014年改名為《單讀》),吳琦遇到了一直在出版行業工作的羅丹妮。那時羅丹妮還在理想國上班,因為兩個機構有合作與吳琦共事。那時吳琦才開始接觸Mook(雜志書),沒有人可以商量,也不知道這份工作是什么意思。羅丹妮已經是成熟的出版編輯,“她可以斬釘截鐵,非常自信地告訴你出版是怎么回事;可以告訴你你現在做的不對,出版不止這樣,你還得做得更好;她會說你稿子編得不行,會非常直接地批評?!敝钡浆F在,吳琦還可以看到羅丹妮嚴厲的一面。羅丹妮后來對他說,只要她在工作里拿出這一面,對方往往會被嚇跑或者怨恨她,但她發現吳琦不一樣?!暗人嬲蔀槲覀兊耐轮?,就是一個更殘酷的考驗,因為她的工作強度和要求,對所有作者用心的程度,和我們這種懶散慣了的人是很不一樣的”,吳琦說。

        吳琦自認為是《單讀》的保姆,每天的工作是打開電腦看之前編輯留下的稿子,想它們怎么變成書。然而,羅丹妮卻是愿意把所有時間給工作的人,周末意味著休息,羅丹妮的休息則是別人去過周末,她終于可以不被打擾地編一編稿子。有一次,吳琦的同事提醒他,羅丹妮不久前去迪士尼樂園玩了,她也有了一些改變。吳琦覺得,還是她改變我們比較多。在調動自己與羅丹妮一起工作的過程里,吳琦上了自己的第二堂出版課。羅丹妮身上的堅定嚴厲,清晰的對自己職業的認知,讓他想起大學一年級的那門“編輯出版”。編輯出版,依然是非常具體,事無巨細的事情。是用具體的時間工作積累起來的行業。在這個行業里,榮譽和利益都很有限。這反而契合吳琦對工作的認知。他期待成為這樣一個共同體當中的一部分,而不是進入有很多捷徑,可以得到超過它范疇的榮譽的工作。

        2017年左右,在按照過往路徑做了幾次《單讀》后,吳琦發現那不是自己的工作方式,也不是市場喜聞樂見的出版方式,于是決定改版。曲高和寡的,知識分子自戀的,精英主義的部分,首先從視覺上得到了改變?!秵巫x》的封面開始變得更具體、熱烈,包含更多信息。

        在內容主題的選擇上,吳琦希望它不再是一個抽象概念,而可能是一句話、一個短語、一句對具體問題的描述,或者對生活里面一個痛點的分析和批評。改版之初,吳琦來不及想象讀者人群。邊改邊看,他和編輯們漸漸意識到,《單讀》吸引的是二三十歲的年輕學生、職場人、文化行業者;從內容傾向上講,《單讀》的讀者對于主流的文化聲音是不滿足的,他們希望聽到更多元,甚至是邊緣的聲音?!爸髁鞯?、既定的東西是不能夠完全說服他們的,他還有別的話想說,這樣的人會變成我們比較長久的讀者?!痹诔霭孢^程中,一些讀者也成了《單讀》的作者。

        最初《單讀》接收大量投稿,像在食材給定的前提下被動烹飪,改變也在這個層面發生。根據對讀者和社會的感知,策劃的過程是重新寫菜譜的過程,這讓吳琦的工作變得更有創造性。在討論選題時,吳琦要求大家從自己身上出發,“把自己作為方法”,想自己身上的一個問題,某一個朋友的遭遇,某一個老師的研究,自己看過的某一本書……而不是討論今天上熱搜的是什么。它應當與“我”有關,也與《單讀》存在可討論的關系。第一次改版后,《單讀》的銷量立刻不一樣。吳琦非常堅信讀者的敏感?!白鑫幕a品的人都不要把讀者想得太傻了,他們真的是在用自己的知識審美來感知你的產品?!?/p>

        2020年,以項飆與吳琦對話形式呈現的《把自己作為方法》出版。這是一本非典型的書。吳琦很愿意嘗試“四不像”式的東西,因為有趣,很難用單一的傳媒框架或出版框架去限定它。除去對話、學習、協作本身的價值,這本書對吳琦和《單讀》的影響也很大。最終做宣傳的時候,項飆、吳琦、羅丹妮都在“名頭”這件事上往后退?!昂献鲿屛覀兠總€人的自我縮小,會讓作品本身去說話,在今天這樣一個非常講究自我的年代里,能夠促成不同領域、不同身份、不同年紀、性別的人的合作,能夠持久完成,最后還能夠得到回應,這對我個人的很多價值觀是一種肯定,說明這樣的方式可以做事情,不是非得用主流或者既定套路?!?/p>

        對吳琦和《單讀》來說,這本書是第三堂出版課。因為這本書的相對成功,直接推動出版成為《單讀》工作中的主要內容。很多人因為《單讀》出版的作品了解了吳琦和同事們所做的事情,也對他個人有所感知,不然怎么會出現跨界合作拍雜志這種從未出現過的工作形態?

        吳琦:公車環游記

        吳琦

        也別太遠

        問起吳琦拍攝的感受,吳琦無法說出。那扇車窗還在,他說一切他都不了解,所以先繼續保持懵懂吧。本來,吳琦的這篇故事應該聚焦在《單讀》改版和工作中大刀闊斧的嘗試上。但從環城公交開動,吳琦就在重塑自己的公路環游當中。他一直在從自己的小世界走出,但童年的穩定經歷帶給吳琦的東西太多了,致使他不想從小世界里走出來太遠。他厭惡名氣帶來的權力濫用和來之過易?!拔也⒉幌霃囊粋€小世界到了一個大舞臺,你就一騎絕塵,你就消失在燈光或某個舞臺里面,那樣我還是沒有安全感和穩定感”,吳琦說。過去的小世界是吳琦對自我的支撐,他希望不管是童年,家鄉還是既往所有的工作經驗,都還能在他身上,不管是作為一種能力,一種性格,還是一種氣質?!拔液芘聞e人說你怎么不一樣了,我希望這些所謂好的變化都不要來得太容易?!痹谀壳斑@個階段,吳琦認為時不時回望自己是怎么走過來的,在每個階段理解自己是怎么成為今天的自己很重要。對他而言,這些對變化的辨析是他重要的穩定器。

        Q&A:

        你日常會做的運動是?最喜歡的運動是?

        吳琦:日常會游泳、徒步,或在健身房里做其他類型的有氧運動。

        這次嘗試阿迪達斯“武極”系列的運動裝備,感覺如何,你覺得這些衣物和鞋子適合用在你的哪些生活和運動場景中?

        吳琦:這個系列穿上很舒適,很合身,在日常運動和工作場景里都適合穿,尤其是在場景切換時能派上用場。

        監制:佟宇 / 策劃、編輯:李祺 / 統籌:趙文斐 / 攝影:張博然 / 采訪、撰文:閆夏 / 制片、美術:Mia(一顆葡萄)/ 妝發:鄒成程 /  燈光:李紹西 / 后期:BopStudio / 助理編輯:鄒蜜

        欧美色吊丝com,中国老头和老太婆黄色一级,老骚货一级毛片视频在线,亚洲精品视频天堂
      2. <ins id="lshhr"><acronym id="lshhr"></acronym></ins>
      3. <option id="lshhr"><samp id="lshhr"></samp></option><tr id="lshhr"></tr>
          <kbd id="lshhr"></kbd>
            <code id="lshhr"></code>

          1. <noframes id="lshhr"><small id="lshhr"></small></noframes>